传承技艺不老松

[ 字体大小:     ]    [ 2018-08-22 11:35 ]     浏览次数: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打印

21844783025094656.jpg


传承技艺不老松

——记广西二七二地质队退休干部许朝松

本报记者黄强 通讯员黄昭颖

 

近日,83岁的广西二七二地质队退休干部许朝松因捐出一生积累的工作笔记本在队里“走红”。


笔记本凝聚着他毕生找矿心血

当被问起为什么要把这么有价值的笔记捐出来的时候,许朝松笑着说:“我已经退休了,留着这些笔记对我个人没有用,就当做我为队上做一点贡献吧。希望能够让大家看到‘老地质’的这一份心意,让地质人从找矿的困惑中走出来,实现找矿新突破。”

这不是他第一次给队上捐赠东西,有一次,他还捐赠了20多件矿石样本。”队党委书记毛明江说。

翻开许朝松的工作笔记本,记录着他参与不同矿区的找矿经验、所在矿区地质结构、成矿条件、岩矿描述、地层剖面、工作小结,以及手绘的矿石结构等珍贵野外工作资料,笔记本中各种各样的草图占了绝大部分。

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许朝松已经收集数十万字的野外找矿成果资料,现在他的重心主要放在收集整理资料上,并通过自己的感悟,将心得传授给年轻人。

近来,二七二地质队下属的地勘所经常拿出许朝松的笔记学习,讨论交流其中的一些找矿知识,与其他资料作对比,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

当说起地勘所找矿新项目时,许朝松又变得滔滔不绝:“那一带是自身氧化的矿石,挖完就没有了。”“我一直担心他们还没有找到矿是方法不对,我这十多年研究出了在花岗岩里找矿的技巧,改天得带大家去交流交流。”老地质人没有豪言壮语,但谈起地质找矿,他心潮澎湃,眼里放着光。“我现在只想把身体养好了,跟着他们一起去找矿。”

许朝松毫不吝啬把自己的经验一一传授给后辈的地质队员。他对地勘所的每一个人都很熟悉,随时能叫出他们的名字,每当遇到地勘所的技术员,他总是热情地询问地勘所项目的近况,有没有遇到什么难题难点,然后自己也去翻阅资料,把问题理清后,马上给地勘所同志“答复”。

 

我只想为传承‘老地质’精神尽点微薄之力”

多年来,这位八旬老人不仅默默为单位传授找矿技能,成为“客座教授”外,还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传承地质队的光荣传统。

他告诉记笔者,除了教给年轻人工作经验外,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把他工作经验和思考全部传授给后人。

虽然已是年逾八旬,但他每月都会花2至4个小时来与年轻人进行交流学习。年轻人也喜欢问他问题,虽没有任何报酬,许老却默默坚持这样做。

每年召开的职工代表大会都有他的身影,作为特邀代表,每次会议他都有自己的“点子”,同时也为其他代表认真讲解他积累的经验。

他说:“我做这个不求名不图利,只想做点微薄的贡献。在有生之年,能把我的技能全部传授给后人,把老地质的工作作风传承下来,我就满足了。”1972年,许朝松所在的综合研究组到两江铜矿进行普查,两江铜矿位于广西武鸣县大明山,是广西最大的铜矿床,年产量16万吨。当年他是第一个上山的人,上山路上的茅草都齐腰了,深的地方过头,他拿着一把铁尺和一把柴刀独自往深山里寻找矿头,追矿追了一两千米,这一追就追到了1978年。

两江铜矿结束后,紧接着他又去了桂北大苗山,融水、融安、环江一带。融水县三防镇到融水县杆洞乡没有路,他就带着队伍翻山越岭徒步过去。队伍里每个人都有一条扁担,自己挑着行李上路。他身上背着仪器,两头挑着仪器的附件和小行李,这一条路走了两天,一天走90公里,一天走70公里。荒山野岭荒无人烟,他们累了就在路边休息一会,晚上在山上随便找个地方把随身带的行李铺开睡觉,地作床,天作被。第二天早上起来煮些简单的食物,灌一壶水,就又开始一天的行程。

在融水县和贵州交界的地方,荒山野岭,许朝松所在的分队就在牛棚里住,十几个人席子一铺就睡了。当时昼夜温差很大,除了许朝松外其他同志都患上了重感冒,浑身酸疼乏力,眼泪鼻涕直往下流。他们带去的药能用的已经用完,要想得到治疗去到最近的农村需要翻过一座山走将近4个小时的路程。看着队友们虚弱的样子,许朝松急中生智,到山上采来野辣椒熬了一大锅汤,给每个队友都灌下去一大碗。两天后,患重感冒的同志都康复了。

许老不仅有老地质人吃苦耐劳的严谨工作作风,还严格坚守职业道德底线。他常与年轻人讲搞地质工作是良心活,不能有半点虚假。他一直遵循着自己的原则:假材料不写,害人的事不做,只有正规的单位化验出来的结果,他才会点头。

 

我们地质人遇到任何危险都没有动摇过”

在队上陈工、蒋工还有我,是当时全队有名的爬山最厉害的人,现在有一些年轻人也走不过我。”说起老地质的经历,许朝松津津乐道。

年轻人都喜欢听许朝松的故事,因为他有着相似,却又更为艰险的经历——

在融水县到环江县的途中,在海拔大约有一千六百米高的地方,他们遇到了狗熊。在与他们相距约100米的地方,一头粗壮肥大的狗熊对着他们虎视眈眈。双方对峙了一段时间后,许朝松一行人决定敲击柴刀,柴刀与柴刀相撞后发出“当当当”的声音,吓得狗熊落荒而逃。

有一次许朝松在山上作业时,在一条小路上遇到了眼镜蛇。许朝松看到它时它已经昂起了头,鲜红的蛇信一伸一缩,两颗绿豆大小的眼睛露出凶光。左边是眼镜蛇,右边是三米高的陡坡,许朝松义无反顾抱着仪器从三米多高的陡坡跳了下去,不巧他踩到滑动的石头,往山下又滚了二三十米后便失去了知觉。也不知道躺了多久,队友在另一个山头喊他,他说不出话,便打手势让队友从另外一个地方爬下来。同事下来之后,许朝松缓了一会儿,便让队友扶着他一瘸一拐地又爬上山,坚持完成了工作任务。

一次他们去踏勘,前面的人踩到了马蜂窝,马蜂的个头比拇指还大,飞起来的时候铺天盖地。许朝松看到之后立马叫人钻进草丛里,这一喊把马蜂引了过来,在他后脑勺叮了6口。他忍着刺痛把头护住,慢慢挪到大石头旁边坐好,把随身带着的布裹到身上,把马蜂一个个捏死。马蜂散去之后,许朝松拿出随身带的一瓶蛇药,与队友一人吃了4颗,坚持把当天工作任务完成,直到晚上才去医院。

一次他在大明山河边观察地质现象,就听见哗哗的声音,几十立方米的碎石“哗哗哗”地从山上滚下来,眼看就到半山腰了。他和队友看到山下有个岩洞,岩洞前有一条宽2~3米的沟,沟两边的高差也很大。当时情况紧急,他们铆足力气纵身一跃,竟然跳过去了!

……

我们老地质人遇到任何危险都没有动摇过。”许朝松话语中激荡着一抹自豪和感动。




txt